1800年前,漢民族因為什麼差點亡種

        從“三國歸晉”的公元280年,再到南北朝被大隋接管的公元589年,中國歷史這300年間,漢民族的精神狀態整體是走下坡路的,此時“中原文化”已陷“頹廢之軀”,墮為“久遠而陳腐之文化”。

那麼,這“頹廢”和“陳腐”是如何而來的呢?導致了什麼後果? 沒有任何樹木,是不自朽而外蟲磕入的。

簡要評價晉朝開啟的這段歷史區間漢民族精神病症:乳糜血。

所謂“乳糜血”,用醫學的語言來說,就是血液中含有高脂肪。通俗地講,就是血液中雜入了大量油脂。可以想見,一個高脂肪的肥胖之軀,怎麼會保持無病的健康狀態呢?

提及大晉“時代精神”,可以用一個成語來描繪:窮奢極欲。這個朝代留給歷史的,是各種突破想象極限的暴殄天物的故事。諸如“萬錢一餐”的故事。

這個故事的主人公是晉朝重臣何曾,時任太尉。此人在曹魏時期投靠權臣司馬家族,到了司馬氏篡魏建晉時就成為“開國元勛”。何曾前半生還算是個敬業敢言的干臣,看到放蕩不羈的士大夫,馬上彈劾讓皇帝將其逐出朝廷,不要“污染華夏”。但是到了晚年,他卻開始撒起歡來,污染起華夏了。

老何是西晉有名的“奢士”,以“極品生活方式”聞名於世。他奢到了什麼程度?皇家宴席都看不上眼。每當皇帝請客,他都要帶着自家廚子做好的飯菜到場,因為御廚的飯菜他“吃不習慣”。

當時中國飲食業,在發酵技術方面尚不發達,要耗費大量人力物力與時間,所以皇帝也往往吃不上“發麵饅頭”,但這個何大人卻“非發麵饅頭不吃”。一個蒸餃,沒有十道以上花紋不吃。每當設宴,廚具擺設務求奢華,菜肴色香味都要講究到極致。有人給何府算過一筆賬,說何曾一天的伙食費至少要一萬錢,而當時一萬錢相當於1000個平民百姓一個月的伙食費,也就是說,他的一頓飯,是10萬農民一天的消費!而何曾的兒子何劭,雖然本事不如老爹,但在擺闊方面卻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這個不學無術的官二代,“食之必盡四方珍異,一日之供,以錢二萬” ,他每日的伙食費是兩萬錢,高出其父一倍,相當於2000個平民百姓一個月的伙食費,是20萬農民一天的消費。奢侈到了這個程度,這爺倆還常常向別人抱怨:沒什麼可吃的。惹得皇帝都非常好奇,經常到他家“蹭飯”。

西晉鬥富的傳奇層出不窮,還有“蠟燭當柴火”“擊碎珊瑚樹”,諸如此類的故事,實在太多了,足以令今日中國“土豪”自慚形穢。

大晉開啟了華夏極樂模式。在國家體制層面,祭出了“門閥制度”。所謂“門閥制度”,可歸結為一句話:王侯將相有種,當大官須拼爹。統治者的頂層司馬家族成員分封各地為王,名門望族子弟世襲官爵平步青雲,平民子弟上升無門,永遠靠邊站。說白了,這是“官二代”和“富二代”的天下。

“官二代”和“富二代”的天下,是士族坐享其成的世界,晉朝的極樂世界,其實就是一個士族“二化”社會――享樂化和流氓化。儘管享樂主義打破了虛偽的禮法,肯定了人的七情六慾、自然屬性,並直率地加以表現,但其精神本質是非理性的,是以吃喝玩樂的獸性形式表現出來的。不管“官二代”和“富二代”們怎麼“講究”,只剩聲色犬馬追求的他們,本質上不過是群“權貴流氓”而已。所以,一個“士族二化”的社會,終究必走向道德淪喪、精神頹廢的末世。

末日很快到了。糜血的大晉,在北方只存活了65年,西晉很快滅亡了。它亡在了“後院”。

這與大晉的窮奢極欲因果相連。為了方便享樂,晉朝的士族囤積驅使了大量家奴,這些家奴很多是“外來移民”,他們大都是從漠北地區遷入中原地區的游牧民族部落,原系生活於奴隸社會的奴隸。

司馬炎死後,司馬家族內訌,發生“八王之亂”,大晉朝民不聊生、國力大衰。於是,那些達官顯貴的後院“移民家奴”,就像兇猛野獸嗅到了腥味,他們引領本族部落軍隊,入侵中原,開始趁火打劫。

乳糜血的西晉終被胡人之首的匈奴人滅亡。

滅晉的匈奴首領是劉淵及子劉聰,他們系漢化匈奴貴族,匈奴左賢王之後。西晉中期,劉淵與晉廷交往甚密,數次被晉帝加官進爵,后自號“大單于”。到了西晉晚期,他趁司馬氏靡亂衰敗,自稱漢王,進軍中原,建立中國北方第一個少數民族政權,史稱漢趙、前趙。劉淵死後,其子劉聰即位,攻佔長安,俘獲西晉最後一個皇帝――司馬炎的孫子晉愍帝司馬鄴,西晉亡。

劉聰俘獲亡國之君司馬鄴后,令其為匈奴皇室端菜倒酒,洗槽喂馬,曾經享盡榮華富貴,窮奢極欲的司馬當家人,最後就落到這步“被奴役”的天地。后劉聰又嫌“雜役”司馬鄴服務不到位,將其殺害。

劉淵父子之前趙,並沒有統一中國,甚至連北方也未統一,但它卻掀開了潘多拉盒子,從此中國中原大地胡暴乍起,漢民族不得安生。

西晉滅亡后,司馬氏及漢族王公大臣逃過長江,遠遁南方,建立偏安東晉。漢民族不再是北方的主人,中原先是成為匈奴人的天下,而後又被四個胡人部落陸續接管,這就是著名的“五胡亂華”事件。

“五胡亂華”是中國歷史上漢民族的第一個浩劫時代。進佔中原的五個游牧民族:匈奴、鮮卑、羯、羌、氐,幾乎都沒有自己的文字,甚至有些民族還保留着食人的獸性,所以這是一次不折不扣的野蠻降臨。

針對漢民族的大規模的吃人事件也在這個時候發生。

這主要是羯族部落軍乾的。嚴格地說,羯族不是真正一個民族,而是一個部落。它是五胡中開化程度最低的,有語言沒有文字,即便在進入中原之後,因為他們大多從事下等家奴工作,所以也大都還是不識漢字的奴隸。但是,中原內亂,卻成就了他們的崛起。奴隸出身、大字不識一個的羯人石勒也趁亂做了一把中國皇帝。

公元319年,羯人石勒在中原亂戰中脫穎而出,石勒建立的後趙,採取野蠻的奴隸制,只有羯人才可稱為“國民”,他們擁有“治外法權”,可以像殺豬宰羊一般任意屠宰漢人、烹食他們。由此,他們也被一些歷史書籍稱為 “東亞歷史上最殘暴的民族”。正是因為它殘暴,所以後來此族命運未得善終。遭到被壓迫民族的反抗報復,終被滅族。

羯族之後的羌、氐兩族,其殘暴程度與羯五十步笑百步。總之,這個期間野蠻殘暴降臨中國,中原大地進入了第一個“黑暗長夜”。史書《晉書》記載,當時中國“北地滄涼,衣冠南遷,胡狄遍地,漢家子弟幾欲被數屠殆盡”。遭到滅絕性屠殺的漢民族,出現了第一次亡種危機。史學家稱這一浩劫為“中原陸沉”。

《中國人口史》記載,五胡亂華前,中國北方漢民族人口有2400萬,而五胡亂華后,據史書《鳴沙石室佚書》記錄:“中夏殘荒”,漢人或南逃或被屠殺,當時北方的漢人最多只剩400萬。

北方漢民族人口數量不僅急劇減少,而且民族精神也一落千丈。華夏的精神血脈――漢魂也史無前例地在北方出現斷層。好在在此期間,還有一位叫冉閔的漢民族英雄出現,率領北方殘存漢民族,在五胡中殺出一條血路,在十六國中建立唯一的漢族政權冉魏,漢民族才倖免絕跡中原。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太阳能发电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