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与生俱来的求生本能到底有多强大(转载)

你一定在晚间新闻听到过或者在报纸或者网络上读到过那些令人惊讶的生存故事。那些普通人在极端恶劣的条件下生存下来——这种事情时刻都在发生。例如,有一个关于冬眠了24天的日本远足者的惊人故事——人们有时候有能力做出根本无法现象的事情。

打越三静(Mitsutaka Uchikoshi)在日本西部的一次徒步旅行中与朋友走散,他绊倒受到撞击而昏迷。他记得的最后一件事是躺在一个长满了草的地方,然后就睡着了。

他在24天后才被发现,那时候他几乎已经没有脉搏,而且几乎所有器官都已停止工作,他的体温只有71华氏温度(22摄氏度)。他后来因50华氏度(10摄氏度)的体温被诊断为冬眠。但是医生惊奇地发现他的大脑没有受伤。他们希望他能经受考验完全恢复。没有任何科学能够解释他为什么能在没有食物和水的环境下生存了那么久。毕竟,人类在没有水的情况下只能生活三到五天。

 


著名的进化论学说的创立者查尔斯·达尔文,对生存的本能略知一二。在1800年,这位英国自然学家提出了很多证据,用来支持人类不断演化和自然选择生存法则的理论,这理论就是——强者生存。自然选择是相当简单的理论。想象一下有两组小虫子,一种棕色的一种红色的。地球无法承受所有物种无限制的繁衍,较为瘦弱的会逐渐被除去,而较为强壮的则留存下来。在这个例子里,假设说鸟儿比较爱吃红色的虫子。

逐渐地,越来越多的红色虫子被吃掉,他们不能发挥他们的生殖潜力,而在同一时间,棕色虫子忙着像兔子一样繁殖。这就意味着红色虫子越来越少,最终彻底消失,只留下棕色的虫子。这就是简单形式的自然选择法。这也是人类是否能生存的关键性自然诱因——如果我们也遵循这个法则的话。在这篇文章里,我们将看到一些人类生存本能,这些本能让我们得以在过去的两百万年里生存下来。

深植于人类脑海里的自然本能

这是人类的生存本能吗?似乎是的。有很多深植于人类的生存本能帮助人们活下来的例子。哈佛大学的生理学家沃尔特?坎农于1915年提出的战斗-逃跑反应也许是最明显的一个例子。当人们面对危险或者压力,一种生物学的反应会帮助我们判断是留下来战斗还是扭头撤退——逃跑。

当我们感受压力或者感觉到危险近在眼前的时候,大脑的丘脑下部就会被激活,它开始进行一系列化学反应和调动神经细胞应对即将来临的事件。肾上腺素释放到血液里,心跳加快,血液快速流向我们的心脏和四肢。我们的感觉能力和视觉增强,脉冲加快。这件事你必须感谢我们史前的老祖宗。早期的人类面临各种各样的危险,战斗-逃跑反应的进化帮助他们避开或者战胜那些危险而生存下来。

今天,它也帮助普通人冲进熊熊燃烧的火场,还有举起冲向孩子的汽车的三个孩子的母亲——一种叫做歇斯底里力量的现象。它也帮助我们逃离一些无生命危险的危险,比如老板对你指着鼻子骂或者一些可能的感觉——感觉自己即将陷入一场酒吧争斗中。

 


格温妮丝·帕特洛和伊莉莎白·赫莉或许很美,但是如果她们散发臭气,你是不会想和她们繁衍后代的。

另一种深植于我们头脑中的生存本能似乎是让我们如何挑选我们的另一半。英国广播公司(BBC)曾经制作过一个叫做“人类本能”的电视节目,用来验证我们是如何挑选伴侣的一个有趣的理论。你也许认为它只注重视觉效果。但是你相信它更相信你的鼻子吗?这里告诉人们它是如何工作的:人类具有不同的帮助免疫系统明确工作内容的基因。某些人抵御疾病的能力比另一些人强。当我们选择伴侣时,理想的伴侣身上支持免疫系统工作的基因和我们完全不同。那样的话,后代就会得到两组基因,能够大大提高抵御疾病的能力。

接下来的部分就很好理解了,下面这个实验解释鼻子到底是在哪开始起作用的:在该研究中,英国广播公司首先假定人类的气味比外形在本能吸引上起更大的作用,为了测试这个假定,英国广播公司前往纽卡斯尔大学招募了六个女士作为实验主题。首先检测她们的血液和基因,并识别出她们各自的免疫体系。

然后让每位女士穿着每晚睡觉都穿同一件T恤衫睡觉。最后把这件T恤衫分别装到罐子里,展示给主持人闻,让主持人选出哪位的气味最吸引他。

结果发现主持人最喜欢的两个味道的主人和主持人自身的免疫系统没有任何相同点。这个例子里,不同免疫系统的人之间相互吸引,他们将来的孩子将会继承最大范围的免疫系统基因。主持人不知道这些女士中任何一人的长相,他只凭他的鼻子进行判断。结果显示出人类具有选择能够生产出强壮、健康宝宝的伴侣和帮助人类确保种族繁衍生存的本能。

生存分析

所以我们知道战斗-逃跑反应和我们自身的味道在我们生存努力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但是你知道,孩子的哭声也是一种生存的本能吗?许多动物也有与生俱来的生存能力。人类是唯一一种在出生时毫无自保能力,完全靠父母提供所有安全保障以及母亲乳汁庇护的动物。

所以人类婴儿深植脑海的一个能力就是哭。没有人教宝宝哭,这是一个无意识的反应,目的是让父母知道他们需要什么东西。事实证明,婴儿能改变哭声的大小和频率来表达他们目前的情况。


当素食主义者吃仿肉形状及味道的豆制品时,他们已经背叛了他们的远古天性。

另一种深植于脑海中的天性是人类本能的排斥苦味食品。甜食通常供给能量,而有毒的植物都有一点苦味。如果你给一个宝宝喂香蕉,她很容易就能吃完。但如果你给她喂一点大黄糊,她极有可能吐出来。虽然大黄没毒,它就是苦,但是我们自然本能告诉我们把它吐出来,因为它有可能有毒。

你也可以看看人类菜单各种食品所扮演的角色。我们强壮的祖先偏爱脂肪含量高的饮食,因为它含卡路里比较高。毕竟,他们需要花费大量的卡路里能量去打猎和寻找食物。结果就是那些吃肉的人比那些不吃肉的活得更久,繁殖能力更强。人类仍然凭本能爱吃高热量食物,即使目前的生活已经和打猎相去甚远了。你也许不想承认,但是你对肉和马铃薯的渴望远远超过素沙拉。除非你是一个素食主义者。然而,大部分的素食都是仿照肉类的形状和味道做的。这是不是更表明说我们现在和以前的穴居人兄弟一样渴望着高热量的食品呢?也许吧。

在美国科学院院报发表的一个研究指出,人类还有预感危险的本能。这个研究的主题是观看大量的户外照片,每次看两张。第二张照片和第一张有一点不同。不同点藏在图片里面包含的东西上,这些东西从活着的生物和人,到无生命的物品,比如小汽车以及手推车。

结果显示我们识别有生命物体的不同更快一点。超过90%生物的不同都被指了出来,而无生命物品被指出的比例只有66%。换句话说,我们与生俱来就有留意活着生物的本能,跟我们的祖先在平原搜寻猎物一样,现在我们依然对那些对我们有潜在威胁的物体保持警觉。

“开始我很害怕,我石化了。”

这是一个关于本能的故事。2008年6月,在美国加利福尼亚萨克拉曼多市,一个两岁大的幼儿,在他母亲在家里去世一周后仍然生存下来——靠吃猫粮。儿童保护服务组织的社工致电政府官员,该组织的社工去探望那个长期生病的母亲,他们发现她已经去世大概六天了,而她儿子吃光了他小胳膊范围内所有能吃的东西。政府官员称这是一个奇迹,但是听起来这个孩子只不过简单地遵从了人类的本能——生存下来。

参考资料:http://adventure.howstuffworks.com/survival/wilderness/wired-for-survival1.htm
马晓雪译

原载于互动百科http://w.hudong.com/98eb0bf2103f4e72b4c7edfef5b28443.html,感谢作者和译者。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太阳能发电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Protected with IP Blacklist CloudIP Blacklist Clou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