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背包里都裝了些什麼

你背包里都裝了些什麼?

來源: 國家地理 作者: 紅心之王 添加時間:2016-10-14 10:52
如果你是LonnieDupre,那裡面就是27千克的生存必需品。
“試圖攜帶19天的補給物資並不輕鬆——它需要你認真審視自己攜帶的東西,”Dupre說道。這位傳奇北極探險家和登山家於2015年成為首個在1月份獨自登頂阿拉斯加麥金利山的攀登者。
上周,這位“勞力士雄才偉略大獎”得主離開了他位於明尼蘇達州的家,前往喜馬拉雅地區展開一場為期五周的探險。他將在那裡加入總計有六名成員的“垂直尼泊爾”(VerticalNepal)攀登團隊,嘗試首登海拔6366米的郎久峰。當他11月中旬返回時,將準備首次在冬季攀登阿拉斯加的亨特山。
對於體重68千克的Dupre來說,輕裝簡行至為重要,他計劃最多攜帶27千克重的背包前往亨特山,海拔4267米的亨特山是北美最難攀登的山峰之一。

zhuangbei2012

“燃料的優先級別最高。倘若缺乏足夠的食物,你還能撐上一段時間,但如果沒有水的話就只能堅持兩三天了,你得需要白汽油來化雪,”他說道。“在極端環境下,你所擁有的東西將決定生死。” 

Dupre最近幾次徒步壯舉包括不藉助機動工具環遊格陵蘭島,以及通過滑雪和雪橇從加拿大出發並抵達北極。 

不過,身為法國探險家雅克?卡蒂亞後裔的Dupre也分享了他的失敗經驗。他之前三次獨自攀登德納里峰的冒險因為極端天氣而被迫中斷,因此他在2015年成功登頂德納里峰時才如此迫切。在攀登途中,積雪和零可見度的環境迫使他蹲守原地,無法從數百米下方的備用補給點獲取物資。 

“我有足夠三天用的燃料和一天半的食物,但風暴持續了五天,所以我得精打細算儘可能久地堅持下去,因為我不知道自己會被困住多久,”Dupre說道。“我感覺自己備受煎熬,可能就只剩下三天生命。” 

在北極地區,冬季每天的漫漫長夜能有19個小時,Dupre將自己裹在睡袋裡面,與低溫和飢餓作鬥爭。“冬季攀登最大的恐懼並不是眩暈或失足——而是當你被困在一場大範圍風暴中時,身上的補給物資卻已告罄,”他說道。“這是我整個職業生涯中唯一一次犯傻。” 

天氣條件最終轉好,Dupre得以下降到用杆子做標記的備用補給點。 

“當我看到標記時,心想自己終於能活下來了,”他說道。“我迅速把物資挖出,用行李袋裝好,立即翻出兩根巧克力棒啃了起來。” 

重新獲得補給后,Dupre回到海拔3414米的營地,儘可能多地補充能量。隨着精力重新得到補充,天氣變得晴好,他最終成功登頂德納里峰,他在山頂花了10分鐘時間回想是什麼讓他花了四年時間來完成這座山峰的攀登。“想到自己不必再忍受一次這樣的痛苦,我便頓生欣慰,”他說道。“登山時大多數死亡都發生在下撤途中,我開始打起精神。” 

Dupre還沒有最終完成亨特山之行的物資清單,以下是到目前為止的列表: 

19天的食物補給:9千克。 

白汽油燃料:2.8千克。 

背包:1.8千克。 

登山繩:1.8千克。 

帳篷:1.8千克。 

睡袋:1.8千克。 

下撤時穿的雪地裝:1.6千克。 

標識桿:1.1千克。 

電子設備(衛星電話,相機,應急信標):0.9千克。 

保溫杯:0.9千克。 

雪鏟:0.5千克。 

爐頭:0.4千克。 

鍋、勺和擋風板:0.3千克。 

充氣墊:0.3千克。 

“郎久峰是一座對技術攀登要求很高的山峰,我們得攜帶大量裝備——我們得準備好攀登它所需的一切物資,”他說道。“但攀登亨特山的要點則在於儘可能輕便,它和德納里峰不一樣,你可以在攀登德納里峰時拖着一輛滿載補給品的雪橇,沿途將它們放置就位。” 

“我還在挑選自己將要攜帶的物品,”Dupre說道,他以家用磅秤精確到克的測量重量 

預計攜帶的食物包括凍干通心粉、奶酪、意式千層面、預先煮好的肉、浸泡在楓糖漿里的熏肉、濃巧克力,以及0.1千克用果仁醬、蜂蜜、椰子和杏仁自制的能量棒,它們被做成愛心糖果的樣子,用蠟紙包裹好。他在大多數探險期間“都會變胖”,增加的體重在4.5到6.8千克之間,回來后再通過日常拚命鍛煉減下去。 

通常而言,他會打包帶上一件奢侈品。“我唯一允許自己額外攜帶的,是一杯美味的凍干咖啡,”Dupre說道。 

(來源:國家地理 譯者:紅心之王)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太阳能充电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