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地狱:世界人口黑市

温馨提示:十八岁以下人士及承受能力弱者谨慎阅读

作者:霍启明

世界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与远方。

我不认同这话,因为这句话充满了小布尔乔亚的一厢情愿和轻佻,把远方默认为充满诗歌与花的香格里拉。但是我想说的是,世界很大,也很深,里面的东西你都敢看吗?

你只生活在自己美好的小圈子里,根本不知道世界是什么样的

脑中充满幻想的人不会意识到,就在他们喊着口号拥抱美好世界的同时,世界上每一分钟都有人在暗处失踪,沦为奴隶。这个地下人口黑市网络从曼谷的妓院到马尼拉的大街上,从莫斯科的火车站到坦桑尼亚的货运路线,从纽约的郊区到墨西哥的海滩,无处不在,若隐若现。

这个黑暗网络逼迫一部分人做最卑贱、污秽的工作,来满足另一部分人最卑劣的欲望。他们都是世界的一个真实面相。

当今世界是存在着奴隶制的,世界约有1000万至2700万人沦为奴隶,是的,就是当下。(2009年,国际劳工组织(ILO)报告)。

全球每年的跨国人口贩卖达到80万,其中受害者中80%是女性,50%是儿童(2007年,美国国务院)。

人口贩运现已成为仅次于毒品和武器走私的全球第三大地下贸易,而且已成为组织分工细腻的国际犯罪。(2005年,根据国际刑警组织报告)

人口贩卖运流网络遍布全球,在全球124个国家中存在跨国人口贩卖犯罪,目前已确定了至少510条贩运路线。(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2014全球人口贩运问题报告》)

人口贩卖这个市场为何如此夸张和恐怖呢?

1 市场需求巨大。

2 商业模式技术含量低,门槛小。

3 利润巨大。

4 可以循环再生产。原因很简单:毒品和枪支只卖一次,而妇女和女孩可以反复地卖给顾客。

5 风险小。UNODC发布的《2014全球人口贩运问题报告》中显示:过去10年,在打击人口贩运犯罪时,世界上约40%的国家没有或极少有人因此获罪。就是说:没人管。

2010年,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事发表的报告中将阿尔巴尼亚、白俄罗斯、匈牙利、某大国、立陶宛、尼日利亚、罗马尼亚、俄罗斯、泰国、菲律宾、乌克兰和摩尔多瓦等国列入贩卖人口来源国的名单之中。同时把比利时、德国、希腊、以色列、意大利、荷兰、泰国、土耳其及美国等国则被列入贩卖人口目的地的国家名单之中。

在其中不难发现,东南亚、南亚、和东欧是世界人口贩卖的重灾区——每年超过22万5千人来自东南亚, 17万人来自前苏联与东欧国家。而且这两个地区贩卖的人群全是女性和小孩——把她们卖进妓院。

下面详细讲讲这两个区域。

一 东南亚——世界人肉集市的中转站

在贩卖人口这个问题上,可以说,东南亚是全面溃烂,由来已久,触目惊心。

大湄公河次区域(包括柬埔寨、越南、老挝、泰国、缅甸)和菲律宾,一直是世界上最猖的人口贩卖和妓女出口地。一言以蔽之:穷的。正如一位哲人所说:“如果大便可以卖钱,穷人将失去他们的屁眼儿。” 这位哲人叫亨利米勒。

其中表现最突出的是泰国。泰国这个国家,身负着很多的功勋章:东南亚式腐败政府的标准模版、小鬼和阴牌的故乡、卖淫世界皇冠上的明珠(最可笑的是泰国法律是禁止卖淫的)、新兴的恐怖分子国际中转站。同样的,泰国还是人口贩卖的超级市场。

观光客心中的泰国是轻松、廉价、舒适的,很符合他们心中“远方”的概念,但是这个美丽表象下涌动的是罪恶和腐败

美国国务院2014年6月发布的《贩卖人口报告》把泰国列入全球人口贩卖最猖獗国家和地区名单,评级降至最低。由于泰国的卖淫业而泰国一直以来存在着严重的“输出”妇女的问题,其中许多女孩被拐骗到西方国家从事色情业。泰国学者自己也承认,泰国已成为东南亚人口拐卖的集散地,很多被贩卖人口以泰国为中转,最终流向马来西亚、日本和中国的台湾、香港、西欧和美国。

一位资深的泰国人贩子这样说里面的经济利益:卖一个成人的均价大约是2000美元,但每卖一单人贩子才挣320美元,因为大头让泰国皇家海军、泰国海警抽走了。

而且一些人权活动人士称,发生在泰国境内的人口贩卖行为已经失控。2015年,泰国警方在宋卡府发现埋了几十具尸体的乱坟堆,这些人都是被人贩子残酷杀害的。

除了泰国之外,整个东南雅地区贩卖人口排第二把交椅的是菲律宾。

和泰国一样,菲律宾首都马尼拉的妓院全球知名,许多西方人喜欢到这里释放他们积攒多年的体液。根据估计,菲律宾一共有80万非法性工作者,其中有高达10万是未成年人,其中大量是被贩卖过来的女人。

更可悲的是,在菲律宾这些雏妓很多跟本不是被拐卖的,而是被贫苦人家的父母主动卖进窑子里的。而且有的雏妓干上几年,就开始自立门户,自己成为鸡头,买进更小的女孩子来拓展市场。例如比利时记者在马尼拉见过12岁的老鸨。而且当地儿童色情行业甚至以网络直播强奸女童或与女童性交的片段招揽客人。

值得一提的是,菲律宾大部分的人口贩卖和性贸易和日本黑社会联系密切,日本黑社会大量从菲律宾引进妓女。她们拿着所谓的“娱乐签证”进入日本,成为日本色情工业中的生鱼片。

二  东欧——洪水之地

苏联解体震荡和巴尔干血腥战争,让东欧(更准确的说:东南欧)一杆子国家秩序崩溃,成为三不管地带,充满了野蛮的漩涡。刘仲敬天天念叨的所谓大洪水,就是以南斯拉夫解体后的恐怖情形为参考模版的。

秩序的崩溃,让部分前苏联加盟国和巴尔干地区变成了丛林主义乐园,性奴贸易正在以惊人的速度繁荣起来。武装匪帮、偷渡集团、人贩子与皮条客组成一条严密的锁链,从冲突地带及贫穷国家绑架、诱骗年轻女孩,然后把她们倒卖向西欧,成为性奴。
这个黑暗的经济链已经成型,流程是这样的:人贩子从罗马尼亚、乌克兰、摩尔多瓦、科索沃、波斯尼亚、俄罗斯、阿尔巴尼亚地区掳来女孩。然后由东欧的犯罪集团(主要是俄罗斯黑手党和阿尔巴尼亚黑帮)将这些鲜肉透过地下市场运到西欧,买到比利时、德国、英国、荷兰、法国、意大利的地下妓院。

由于东欧经济的不景气,人贩子甚至不用绑架,只用粗糙的谎话就能把贫穷地区的女孩子骗走。比如骗她们去意大利当模特、带她们去西欧打工移民云云。甚至简单到人贩子开着奔驰来到乌格利奇(俄罗斯小镇),告诉在那里读高中的女孩子们说:“带你们去吃麦当劳”,从此这些女孩就消失了。

这些女孩被拐卖后,会被人贩子像运输货物一样把她们带到地下中转黑市,等待分销。其中巴尔干地区和乌克兰是最著名的中转中心。2008年,以色列电视台channel 10深入乌克兰和摩尔达维亚地下人口贩卖市场,拍了一个揭黑幕的纪录片。节目制作者在欧洲一家地下妓院里,发现很多被从乌克兰和摩尔达维亚贩卖来的女孩,在她们13岁-16岁还是处女时就被人贩子卖到欧洲某个国家的边境上,然后转卖给妓院老板。

比如波斯尼亚一个叫Bijeljina的小镇,尽管风景如画,其实是东南欧人口贩卖的中转枢纽之一

在东欧,贩卖人口最狠的两波人马,一是俄罗斯黑手党,二是阿尔巴尼亚武装黑帮。去年我曾经文章写过,对前苏联解体后,俄罗斯黑帮强力崛起,其中卖淫业成为黑帮最大的买卖之一。其中“日本仔”伊万科夫是控制色情行业的教父,把俄罗斯女人卖向中国、日本、美国和西欧,建立了一个从旧金山到马德里的跨国贩卖系统。详见这个链接:苏俄黑帮帝国

不知有个反映人口贩卖的电影《飓风营救》你看过没,片中的人贩子就是阿尔巴尼亚人,这么设置可是有依据的。阿尔巴尼亚比蟑螂还小的国家,在当地老大哥倒台之后,迅速成为欧洲最穷、犯罪最严重的国家,号称欧洲的北朝鲜。所以贩卖人口成了这里最来钱的黑道生意,大量的非法移民经这里流向西欧,无数的性奴通过这里中转分散到中西欧各地。

阿尔巴尼亚黑帮是相当狠的,如果女孩落在阿尔巴尼亚贩卖团伙手里,将见识地狱。为了驯服被拐卖的女孩,阿黑帮会想法子摧毁女孩们的意志:轮番强奸、注射毒品。若有反抗者,阿黑帮会用烫灼、电击、断手脚、直接从高楼直接扔下去……

靠着这股狠劲,阿尔巴尼亚社团成了欧洲卖淫界的扛把子,虽然经常和土耳其黑帮、库尔德黑帮、罗马尼亚发生火并,但他们还动不了阿族人的地位。阿尔巴尼亚黑帮通常集中在比利时,以布鲁塞尔为中心,辐射全西欧的地下贩卖、色情行业,而且还向别的领域扩展。据意大利警方估计,阿尔巴尼亚黑社会在意大利每月盈利约9300万欧元。

显而易见,这些巨额盈利是建立在残酷剥削上面的。一个名叫orga摩尔多瓦女孩,在逃出黑帮控制后曝光说:她们每天被迫为10个以上的男人提供性服务,有时每天多达35次,在2、3年的时间里,很多女孩多次堕胎,感染艾滋病、性病和严重的风湿病,妓院老板在看到她们被榨干油水后,就会把她们又转卖给器官移植黑市或者扔在街头等死。

更可怕的是,被贩卖的人口中”品质一般“的基本被欧洲各地的地下妓院消化了,品质高一点的会被私人“收藏”,被收藏的下场也就是人间蒸发,至于干什么,谁也不知道(下一章详述)。

比如摩尔多瓦少女Svetlana说了一些更病态的内容:为了取悦一些有钱有势的老头子买家,人贩子几乎不给我们吃饭,只让喝水,因为那些老头对瘦的快饿死的女孩有强烈的欲望。被关押的奴隶里面也有不少男人,他们都是被骗的偷渡客,绝大多数都被卖做劳工,但是也有富婆把他们买走当性奴。

2009年,英国伦敦,一伙人口贩子在街头和一个妓院老板交易,以3000英镑出售一位20来岁的立陶宛女子,行人来来往往,对此交易毫无察觉。录像中交易双方都是阿尔巴尼亚人,他们一边讨论价格一边看着被挟持站在画面左侧的女受害者。如果交易成功,这个女受害者将被卖到妓院卖淫,为她的新“主人”一年挣10万英镑,一天最多有可能要进行25次性交易。

四 深渊:地下屠宰场

关于世界人口贩卖,劳力剥削和性剥削已经够骇人听闻了。但是这些还都属于理性人的犯罪,即犯罪是有目的的,是追求利益的。可是,人口贩卖中,可能还有一个更黑暗的漩涡。

2005年,著名恐怖片《人皮客栈》上映,里面描写的是世界上有个地下虐杀俱乐部,该俱乐部绑架人供有钱有权的人杀害取乐。一般人看完之后都觉得这片导演的心里太阴暗了,居然编出这么恶心的剧情。

但是导演Eli Roth说他这个电影是根据真实情况改编的!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说:“写这部电影的剧本的灵感源自一个真实的网站,在泰国某处,有一种靠杀人赚钱的交易,只要支付1万美元,就能换来一支装满子弹的枪和一个自愿被你宰杀的人……那些人是病态的,为了让自己愉悦,他们不再有任何限制,这正是最可怕的地方。”

事实上,这种地下杀戮俱乐部的故事,在欧美社会中流传已久,但越来越多的东西慢慢浮现了出来,这种地狱般的东西似乎并不是一个传说。在前网络时代,欧美黑市上就流传着“残酷录像带”(snuff film)。随着暗网的被人知晓,越来越多的残酷证据逐渐露在大众视线之内。

比如我在国外著名论坛Reddit(类似国内天涯论坛)上,看到了对暗网中人口贩卖网站的介绍。这个网站叫“黑死病”(Black Death),里面明码标价的贩卖奴隶,信息详细,其中甚至包括猎杀比赛,完全的病态空间。

那是一个过于黑暗的空间,对此我不再多说了。因为这些内容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看的《幽游白书》,里面的大反派仙水,本是个善良的人,就是看了太多纪录人类黑暗面的录像带,受了刺激而异化的。所以本文不详细描述地狱景观,

五  直面黑暗,然后干!

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说的对,当我们每天浸泡在各种美丽、光鲜、快乐的信息海洋里的时候,谁他妈愿意去再主动去看世界的黑暗和痛苦?大多数人还是世俗的,面对这些真实的痛苦他们只会说“这都是假的”或者”快把这个悲惨的傻逼弄走吧,他让我的心都快碎了”。

但世界就像太极,有白的一面,也有黑的一面;也如琐罗亚斯德教所云,世界是光明与黑暗的交替和斗争。有黑暗深渊,自然也有光明力量去和他斗争,不然世界早完蛋操了。

比如在阿根廷有个妈妈叫苏萨娜,她的女儿在22岁时被人绑架贩卖了。苏萨娜孤身一人找了10年,虽然她依然没能找到自己的女儿玛丽塔,但她找到了人生的另外一个目标:拯救那些像女儿一样被绑架后沦为妓女的女孩。在此期间,她不断潜入贩妓集团,亲自搜集线索,协助警方救出数百名被贩妓集团绑架的女孩。

苏萨娜如今成了阿根廷的女英雄,美国国务院曾授予她“妇女勇气奖”,11月28日,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当着数千人的面为她授奖。

再比如,现在东欧那一带有约4000名志愿者为了阻止有组织人口贩卖而奔走,每年起码会有200多人被人贩子做掉,死亡率非常高,但是从来不缺志愿者。那些身为受害者家属的志愿者还好理解,但是有很大一部分是单纯的理想主义者,就是为了杜绝这种灭绝人性的交易加入进去的。

所以说,正义和勇气不是一种无用的标榜,总有一种伟大的精神在支撑着这个世界,像阿特拉斯一样。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太阳能发电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