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传销组织的较量2

转自1024,接上一期:我与传销组织的较量1

后来,我在贵阳做生意,主要是监控和楼宇对讲工程,电脑一类的。老家的一个做医生的堂哥王建仁(虚构名,他不仁,我不能不义,也许他也不知道),好多年都没有联系了,打电话给我,开始并没说什么,通了几次话以后,觉得兄弟的那种感觉来了,问我熟不熟悉商会经济,并要我在网上了解一下。我确实查了一下,没有查到什么是他说的商会经济,只查到了商会经济组织,没有放在心上。多次电话以后,有一次他说他从小玩到大的同村的一个朋友,是他表叔姓韦,叫韦佳,在广东的一家物管公司上班,他们物管公司在中山和湛江有小区要装监控。我想了一下,外省的工程,一是维护麻烦,二是结款麻烦,就告诉他说不做。过了几天,他又打电话来,说如果我不想做,帮忙他去看一下,接下来了他做,因为他不懂。说现在做医生压力大,利润小,风险大,想找点什么来做。

我觉得是兄弟么,帮帮忙也是应该的。就答应了,条件是他出差旅费。还主动联系过他,告诉他怎么做,监控工程的要害在哪些地方。在外省做要注意哪些事项。过了几天,他真的到贵阳了。

我感到奇怪的是,他开始说的是湛江和中山,却让我们去南宁。对此,韦佳说他们在南宁也有小区,离贵州近,好维护。

我推掉和估计了一下那两天的工作,决定堆到后面。就和那个堂哥走了。

从南宁火车站走出来,淋着不算大的雨,我心里有一种奇怪的预感,这一行不会顺利。

他那个朋友没有来接,要我们自己在火车站旁边坐客车到北海。

到了北海车站,王建仁打电话给韦佳,打完告诉我说他没在,让我们打摩的到九州家园,韦佳的朋友在那里等我们。

7月初的南宁、北海与贵州的气候大不同,空气中除了湿闷湿闷的,还有一股不知道什么味道,气温也高,走着走着就出汉了,衣服上、裤子上汉黏黏的。在这里,挺想念贵阳的凉爽的。北海的路边,一棵棵椰子树笔直茂盛,只是不结果子。

我们刚到九州家园的门口,那个自称韦佳朋友的人找到了我们。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人,手里拿着一个钱包,个子也不算高。也是我们老家一个地区的,说是姓王,按着年龄,称呼他王哥。到他家里以后,我们在聊天中了解到,北海的租房价格比较高,他那一套11楼的顶层三室一厅房租3千7.倒是装修得挺好,也很干净。纳闷的是,他这朋友是做什么的啊,房租都3千7,他一个人住,那花销加起不得六七千?一个月没有三万以上的收入是不会租这么贵的房子的吧?他是做什么的呢?问他,他说随便混的,也没有具体的说。

中午饭还算丰盛,有啤酒,也有海鲜,都是王哥自己烧的。

饭刚吃完,王哥说是因为我们来,他订了船,到海上去玩。我想先去看工地,问王建仁那个工地在哪里,他只说不要急,然后笑了一下。就搪塞了,我也没好坚持。

我借口坐了一天一夜的车,说想打瞌睡,不想去,可是他说船都订了,不去就浪费了。出门的时候,我留了个心眼,把那个装有换洗衣服的塑料袋放在了装有电脑和现金的包上,并且记住了方向。

船上,有很多人 ,都是各个地方的,年轻人只有几个,40岁以上的人和老年人占了大半,贵州,四川,云南的最多。有功放,有音响,有主持人,说是一个旅游公司。主持人为我们介绍景点和有关北海的知识。近海的空气中有一股怪怪的味道,像是靠近垃圾坑的那种很恶心的淡淡的味道.

我听着听着,里面有 很多话都是在铺垫什么,什么抓机会啊,什么学习啊,分享啊,重点是北海经济如何好,政府鼓励外来人在当地投资。李嘉诚,习总,都被搬进他们的话里了。马云更是不离口,要有团队意识。并且说外人对北海不了解,说北海到处是人头,很恐怖,说北海就是狗屎,所以不要告诉家里人或者朋友自己在北海,而应该告诉他们自己在三亚,等将来在北海安定下来以后再告诉他们,带他们去玩。

站在船头上,看着远方一艘艘轮船,平静的海面,心里却不能平静。不远的地方,慢慢走过几艘和我们一样的船,上面也是很多人,能看到也有主持人在“介绍景点”。这个地方,这样的船只应该不少吧,后来我问了一下出租车司机,那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你上了他们贼船,迟早一天,你也会是他们的一员。

说是去玩,都让我们坐好,不让乱走,大家什么也没玩,像上课一样,听了一整个下午的介绍,里面有很多内容,都是以前传销中的。我抱着玩的心理,到处拍照片,他们也没好意思阻拦。下午六点,下了船以后,我说先不回去,先去看工地。看王建仁的样子,好像一点也不想去看工地,一点也不急,解释也懒得解释了,只是笑笑。回到家后,我发现有人动过我的东西,那个塑料袋的方向改变了,但是东西没有少。会是谁呢,‘王哥’一天都跟我们一起,这里不是他一个人住,肯定还有别人……他在撒谎。

‘王哥’说,今天拍的这些照片,最好先不要放到微信上,免得朋友和家人担心。

分析了一下所有的事和痕迹,他们是想让我来做传销,不是让我来帮忙接工程。我不动声色,不断恭维韦佳的朋友,并且暗示我那个堂哥,探示他的态度,他的态度不明朗,并且也很赞同主持人的那些说法,别人打电话给他的时候,他主动把北海改成了三亚。晚上的时候,‘王哥在做饭’,我在电视机的旁边发现了一本日历,上面有国家领导人对北海传销的支持的语言摘录,这再明白不过了,这就是传销,不是接工程,王建仁也翻看了那本日历,就赞同日历上那些说法。分析了一下,有两种可能,一种是,王建仁在叫我去之前不知道那是传销,他也是被骗的。这个传销的套和局是针对我们俩的,但是种种迹象表明他是知道的。第二种可能,他知道那是传销,他们共同设局,要把我套进去。无论哪种可能,他们设的局,下的套都是针对我。我心里不由一阵酸楚,这年头,还能相信谁呢,兄弟都要骗你,套你。

我们一边吃饭,一边聊天,我暗示了很多话:“我跟他是兄弟,我们的上一辈也是兄弟,对于兄弟而言,如果你帮不上别人,也不要害了人家” ,也不知道他们听出来没有。为了麻痹他们,我不断敬酒,感谢‘王哥’的盛情款待,说他对人热情,又有能力,应该多教我们一点东西,提携我们也赚点钱,如此等等 。

我借口查别人给我打的款,要先去建行,再找网吧上网。他们说我不熟,并且一个人去不太放心,说跟着我去。这更证实了这就是传销。跟踪和限制人身自由,结果只找到了网吧,没有找到建行。

找到网吧后,查了关于北海的信息,北海果然臭名邵著,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传销大本营。查了火车,汽车怎么到贵阳方便,打定主意,一大早起来就走。在网吧,我把大多数照片都传到了空间里.如果到时真的把我控制起来,那我了只有故伎重演.

借口看足球,我总是盯着电视,等他们都睡了,把手机闹钟调到7点,把所有东西都收拾好,放在一个地方,天亮7点的时候,他们还在睡觉,估计是没想到我那么快就会走吧。拎上包,踏上了回贵阳的路。

到了车站一会儿,王建仁打电话来问我为什么不打招呼就走。我说明明是传销,还打什么招呼,打了招呼还走得脱么?就挂了。上车以后,发了个短信给他”传销这东西骗的都是亲朋好友和信任你的人,如果你已做传销,极早出来吧,如果你没有做,那就不要进去了,做传销将会成为人人唾弃的人,你想以后你还怎么做人?这个坑不仅埋掉你的亲朋好友,也会把你自己埋葬。”

对于传销人员的热情,我从来不觉得不好意思,那是他们收买人的手段,对待新人,他们对于小帐付得很快,很痛快,并且不会让你付帐。呵呵。

这一次较量中,同样是,我和传销组织都输了,我输的是去那边所耽误的时间和回程费用(去的让王建仁付了),他们输的是接待费用。 跟传销人员打交道,双输是最好的结果,如果有时间,在你能走脱的情况下,多破坏一点是一点,反正他们损失的东东是不敢公开的,哈哈。

早的时候的就不说了。早几年,我也了解过传销,认识他们的危害,也知道他们的操作方式,很不以为然。最近几年,随着国家对传销的打击和控制,传销不再敢明目张胆的树旗骗人,坑人,不像早的时候那么嚣张了,他们变得更加地下,更加隐蔽,更具有蒙骗性。只有广西的北海,传销还是那么嚣张,北部湾广场,就是传销聚会的地方.有的团队会打人,会扇耳光,经常发生暴力,这在广东、福建等沿海省份尤为突出。天津天狮的传销公司主要在中部地区、华北地区和东北地区。用他们的话说:只要通了铁路的地方,就有行业的存在。中国传销行业规模最大的地方是广西和安徽。广西那里做的大多是“1040工程”,不是天津天狮,光是北海一个城市,就有10多万人在“做行业”。安徽合肥更是传销者的天堂.所以谁跟你说广西,合肥工资如何高,或者谁谁谁让你过去,特别是在网上交的异性网友,那些家伙经常用女性别在婚恋网上注册,聊熟了,就会邀请你去那边玩,我见过上当的人不少,你要留心了,情况不对,及早撤退.有一个跟我买笔记本的客户,说跟朋友合开了一个夜场,叫我去山西大同,一个月8000块的工资,当时我差不多就过去了,后来一想,这家伙就是做他妈的传销的,当时肯定也被人控制了.可惜当时我觉得应该至少开一万二,才能去,要是他真答应开一万二了,咱就惨了,打电话来的时候,还有女秘书在旁边旁白。

对早期的传销有一点了解:

1.到了他们的地方,他们通过控制人身自由,把一群被骗来的人关在一间房子里,切断他们与外界的联系,来强制洗脑,洗脑的内容无外乎两点,一是:你要成功,你要快速的成为暴发户,赚到很多钱,实现你成功的梦想(又简单,又容易,又快就能获取大额财富,是每个人心底里的希望,虽然有很多人表示不齿,但他们真正遇到这种事的时候,表现得比谁都积极,这就是人性的一大弱点,贪),你可以不择手段。他们每一句话都包装得很好,无不是什么分享(实质是跟你的亲朋好友分享你在这里的是如何的高薪,如何的成功,让他们心动,让他们主动过去。),什么成功,什么国家支持,响应国家号召,什么国家领导人支持,什么他们的某某又是从什么国家单位出来之后进入他们这个行业。并且通过他们的托儿,来说明做他们这行是多么的容易成功和成功后是多么风光,他们最开始无不是卑微得人人都瞧不起的最底层的人。二是:你要听从他们的安排,才能实现第一点。

2.要你联系亲友,欺骗亲友,美其名曰:分享,让你的亲友也到他们的地方。如果你不愿意,他们会通过说教,软硬兼施,威胁利诱:不外乎他们对你如何如何好,要把好东西分享给关系最好的人.沿海城市一般还会威胁如果不听他们的又会有什么人身上的安全隐患。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太阳能发电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