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传销组织的较量1

转自1024

一、起因
2009年的十一月,我在上海虹口区做了一年业务,把我们公司在虹口区的产品月销售额翻了两倍。公司决定将上海作为新业务员训练基地,那里有我们打下的良好业务基础,新业务员进来,不用太有压力,就能轻易在公司生存下去。而我们,公司认为业务熟悉,能力较好,调往别的市场。我先被调到了苏州,苏州的业务基础也比较好,我们能通过努力获得较好的收入。后又调到无锡,这里完全是一个烂市场,基础销量很低。每个调到这里的业务,配一辆面包车,一个驾驶员。由业务主管负责加油费用和驾驶员的生活费。每个月开销下来,加油费用大概要2000块左右,驾驶员的生活费大概800块左右,自己的生活费大概500左右。业务开发的费用也是自己承担的,大概800左右,总共4100块左右。而公司给我们的底工资加上提成,虽然我用一个半月的时间将销量翻了一倍,还是只有3000来块,估计了一下,业务区域的市场容量不大,销量要再增加,将是很困难的事。心里萌生退意,申请调往别的区,公司不准,于是只有辞职一途。
我把这些想法告诉了负责区域的驾驶员,也偶尔抱怨过公司对待老员工的不公平。公司给划一个区域,由自己作主,自己拥有这个区域的提成和利润,是实习的每个业务所盼望的。也许是我走以后,驾驶员可以转正,接手我所负责的区域,那个驾驶员(驾驶员就是实习的业务员)附合我辞职的想法,向我介绍更好的去处:在桂林那里,游客众多,提个蓝子出去,随便卖点东西,每天都能赚个400,500的。并且说他们有亲戚在那边,做得很好,他们的亲戚要么是军区领导的亲戚,要么是旅游公司的老总退出去自己单干的。我觉得与其在那里不死不活的呆下去,付出了大力气,每天都累得不行,还是亏本,难以翻盘,不如出去。于是跟他要了他所说的亲戚的一个手机号,到他说的桂林去看看。
二、第一回合,入局
11月的桂林,不算冷,也不算热,凉凉的,一件西装,一件衬衣正好合适。我到的时候,天下着小雨,阴暗阴暗的,像在暗示什么。
打电话给那个驾驶员说的亲戚,说明去意。他的亲戚很热情,说是在桂林的边上,有个叫兴安的地方,要在桂林车站坐客车过去。
因为没有天上掉陷饼的事,对于来得很容易或者很容易操作就能成功的事,在这个世界上不算太多,所看到过的案例和电视、报纸、网络上的报道,使我对这件事也是将信将疑。
到了兴安,那个驾驶员所说的提蓝子在街边卖东西的人并不多,并且那里的消费也不高,怀疑心使我留了一手,在旅社很多的地方,找了一个旅社住下,把身份证,银行卡等等都收起来,和所有的行旅都放在里面,并且付了三天的房钱,交待服务台只有我自己亲自来,否则不允许别人进入我所住的房间,拿走我的东西。在我早期的认知里,住旅社的花销和遇到传销所带来的损失相比,一点都算不上什么。如果真碰到传销,没有什么牵绊,只有一副空身子,要走也容易得多。如果一个人去意已决,没有离不开的地方。也许这么做有点狡猾,不过为了将来减少损失,自我保护,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只有多作一点准备。
在离我住的旅社大概300米的一家小超市门口(这是为了预防他们知道我落脚的地方,如果事情是真实的,对什么也不会影响),他所说的亲戚蹒跚而来。自我介绍姓李,要我叫他李哥。人很清瘦,理着小平头,一副精明能干的样子。做过很久业务的缘故,看到我什么也没带,我能看到他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不过马上就缓过劲来了,热情的带我去吃火锅,去逛街,并且指给我看哪里哪里如何的美,又有什么特色。临了,‘李哥’热情的说:“在外面住很花冤枉钱,我们那里很方便,很宽大,就到我们那里去住吧?”“我今晚已经交了房钱,先住旅馆吧,不然浪费了。”
第二天九点,‘李哥’打电话来,和一个女生,带我去玩。那个女生姓袁,说是他的表妹。我们先去吃他所说的很有特色的桂林米粉。我们去的那家粉馆价钱并不高,客人很多,生意很好。好不容易找了一张桌子坐下,粉上来以后,因为我是贵州人,平时口味很重,对以清淡口味为主的桂林米粉不以为然(也许本地人是觉得很美味的,这不能怪谁,主要是饮食习惯)。为了不露痕迹,不开罪他们(我对这件事情的真实性也没有把握,还是小心一点好),就顺着他们的说法,说那是如何如何的美味。要找出一样东西有几个好的地方实际上并不难。
吃完东西,‘李哥’和‘表妹’带我在兴安到处走。实际上,兴安确实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地方,不仅有称得上“北长城,南灵渠”的灵渠,也有秦皇宫。灵渠上的将军台,据说是没有按期完成灵渠工程,负责这个工程的两个将军在那里被秦始皇杀掉。秦皇宫通过近年政府的修护,依然是经典的古色古香老建筑。
下午的时候,他们带着我在兴安县城里到处逛,所到的地方,银行很多,有的地方,一条短短的街上有五六家银行。“这个地方的金融业很发达。这么多银行,说明的是人们都很有钱,不然这么一个小小的县城,这么多银行怎么能活得下去。做我们这个行业的人很多,这些银行,都是政府和金融行业为了支持我们这行的资金周转,而设立的。我们这行的资金流入量很大,给当地的经济发展注入了活力。”
在经过那些新修的楼房时,‘李哥’说“这些都是做我们这行的人,你看到的这些地方,平时平平静静的,一点也不起眼,实际上,里面有十几万的人,都在做事,政府对我们这行很关心,大多数都安置在这个地方了。因为我们给这个地方带来了经济活力。”
“哟,政府对能搞活当地经济的行业,当然支持了。看来你做这行很久了吧”
‘李哥’犹豫了一下:“实际上也没多久,五年吧。我刚加入的时候,为了不让家人担心,我都没有告诉他们在这儿做什么工作,只说在桂林的银行里上班,有时候人要低调一点,我觉得你也该跟你的家人这样说。有很多人都想在银行里上班,有很多人叫我给他们介绍,也要来这儿上班。”
“在银行上班还低调啊,真是越成功的人越谦虚啊,我对于在银行上班的人都羡慕得要死。”
‘表妹’说:“表哥在老家盖了两幢六层的楼房,装修得富丽堂皇,比当地的镇政府还气派。人要想成功,就得抓住机会,趁着年轻努力。”
为了把他们拍下来,过将军台的时候,我说是为了感谢他们,留个相片作纪念。‘李哥’说是去买包烟,走开了,只有‘表妹’,在我十分的邀请下,勉强留了一张照片。
甚至连废旧的铁路,他们也带我去走过了。
吃晚饭的时候,我对‘李哥’的热情表示了感谢,对做这行所得到的‘财富’表现出非常羡慕的样子,并且表示我也很想早点加入他们这行。实际上,他没有说‘这行具体是做什么’。我已猜到个大概了。
‘李哥’:“你交的住店费到哪天啊?”
“我觉得你们能给这个机会已经很不容易了,不能太麻烦你们,所以又补交了一个星期的房费。我对这件事情也不是很了解,以后还要多多的提携,我要赚了钱,也不会让你们白白忙活的。”
“你还是把房退了吧,搬来我们一起住,我也好向你介绍这件事业,二是虽然我们很挣钱,也要节省一点,少花一点,这样才能积累更多的财富。勤俭是一种崇高的美德呀”
“没事,要做成一件事,付点成本是应该的,况且也没有多少钱,对于我们将来要挣到的钱,这个不算什么。”
“……”他不再说话,
停了一下,我说:“你们只带着我玩,又不告诉我是做什么,怎么做,我也想早点加入这行,早点赚钱。早点教教我呀。”
“明天带你去见我们主管吧,让他给你讲讲。”
第三天九点,他们打电话来的时候,我说我有事,今天要去桂林看一个朋友。实际上,是为了不受他们干扰,自己在兴安县城逛一逛,想好好的带着相机拍些这个城市的照片,毕竟我对历史一直比较喜欢,这些秦朝留下的建筑,对我当然有吸引力了。并且,暂时的抛开他们,暂时的停顿,给他们以想像和发挥的空间。

第二回合
第四天早上,我强烈要求他们教我怎么做,并且表示出只要赚钱,冒点风险并没有什么。 也许我一天没来,他们也商量了应对的办法。‘李哥’带我到了一套一室一厅的房子里,里面有几张塑料凳子,一张占去客厅三分之一的大圆桌。一个称为‘孙主管’的人从里间走出来。也是平头,有点胖,圆脸,嘴唇很干,看得出来说了很多话。
我们坐在圆桌周围。‘李哥’说:“这个孙主管原来是部队的军需官,是我们这个事业合伙人之一。”我接过话:“部队的军需官都来做这件事啊,看来这件事确实很有前途了。孙主管你好,我来好几天了,今天请你给我讲讲是怎么操作的。”
“我们这件事业呢,是一项全球国际连锁的事业,总公司在新加坡,这里是中国总部广西分部的一个小办事处。每年组织去中国总部参观和去新加坡旅游和参观新加坡全球总公司的人,大概有几万人。都是公司的精英和业绩最好的人员……”
我明知故问,打断道:“那产品主要有哪些呢”
“企业的产品是很多的,主要看你对哪一方面的感兴趣了,比如化妆品,服装……”
“我主要对能赚钱的东西感兴趣。”“那你试试服装方面的吧,主要有皮带啊,西服啊,都是国际性的大品牌,一般都是各国政府为国家最高领导订制的,比如总统啊,国家主席啊等等,在市场上是买不到的。一般人也穿不起,用不起,不过服装的价值太高。我觉得不太适合初入手的新人来做。”
“有多高啊?”
“由于各国政府为国家领导人准备的,材料的成本和制作费用比较高,一整套的成本价是一万八千八,单品的话:领带三千八,衣服九千六,裤子5千8,皮带2600。”
“哦,这也不算太高啊,像金鹰,步森,好的一套也要一万多呢,况且是国家领导人穿的呢。”我故意不屑的说:“不过,成本就要一万八千八,那我们卖好多呢?”
“要卖4万8千8,一套能赚三万呢。百分之一百八的利润,我们包教你卖出去,包帮你卖出去,至于卖向哪里,现在不能告诉你。等你订了货,我们才能教你。在卖之前,我们自己都会先来体验一下,总部为了鼓励参与这项事业的人员,这套成本要1万8千8的总统套装,只要交8千8的订金就可以……”。
我仔细看了坐在我左边的孙主管,他这身,最多全部加起来最多480块,一点也没有8800块的样子,只有两只嘴在大大的脸上一动一动的:“为了让参与这项事业的人能有亲身体验,余下的1万总部承担了,你看,多划算……”
“这可是总统套装呢,我们怎么舍得穿。虽然做了这些年的业务,我也有点积蓄,不过应该都要留来做周转资金用的。能不能先看看衣服呢?”
“这要订制,交8千8的订金,为了保证参与这项事业的人能赚钱,交了8千8以后,你可以先卖出去。并不用真正拿到衣服才开始卖,这是这项连锁事业区别于传统行业的一个地方。你可以想一下,你出的本钱只有8千8,卖出去4万8千8,赚4万啊,有什么行业有这么高的利润呢?”说实话,这番话说得自以为定力很好的我也有点心动了。不过由于对这种骗局的了解,仔细想了一下,他所说的先订制,就是交钱给他们,这个1万8千8的衣服并不存在,所谓的先卖出去,就是你交了8千8,又让你叫来的人不断的交8千8。到了最后,连“总统套装”的影子怕也看不到。
看我在想事情,‘孙主管’停了一下,又继续说:“机会来的时候,有许多人勇于抓住,比如改革开放刚开始的时候,第一批下海的人,他们大多成了大富豪,再不济也是个富翁。有的人犹犹豫豫,最终什么事也做不成……,成功的人大多是善于抓住机会的……这点勇气都都没有,还怎么成功呢?”
”你今早说得很多了,我一下子理解不了,先想一下。”
“你先想想也好。这样吧,我下午还有个会,午饭时间也快到了,你们先去吃饭吧。”

‘李哥’和‘表妹’带着我走了:“今天到我们住那里吃饭吧,天天在外面吃,都吃烦了”‘表妹’也在旁边连拉带邀请。谦虚了几下,觉得反正也没带东西,他们再怎么复杂,也不能完全控制住我吧。我还是想走就走。只是,一点也不能让他们看出来这种想法:“好嘛,正好尝尝你们的手艺。”

一个很大的地方,是这栋不算宽的四楼一整层,里面有很多人,也很干净,有七个中年男人,加上‘表妹’,三个中年妇女,两个女生。房里还生了炉火,比外面是暖和很多。每一个人都很热情。

“这个地方这么大,一整层,才这么点人,不浪费啊”

“没什么浪费的,并且政府有补贴,这么大的地方,租金只要2000块。”其中一个人说道。我心道:其实县城里,房租也只需要2000块,什么政府补贴……,嘴里却说:“有火真不一样,这样暖和,有点家的感觉。”

“我们本身就是一个大家庭呀,你要来了,也是这个家庭的一员。”

午饭菜很多,我确实有好几天没有吃家庭自己做的饭了,开怀大吃了一顿。吃完饭,就坐在炉子旁边一个房间里的床上玩,在床的最里面,有一本书,书名很刺眼,《国际连锁事业训练手册》。抑制住要拿过来翻翻的想法,毕竟那么多人都在。一个女的在逗一个男的,又拥抱又说些挑逗的话,把那个男的按倒在床上,大家都拿他们开玩笑,气氛很融洽。我跟一个男的说:“你们真有意思。”“实际上你来了也是这样,说不定哪天这女的就会拿你做实验呢。”

“……”

过了一会儿,只剩下几个人在房间里,别的人都去收拾碗筷,或者坐到火炉边去了,我问‘李哥’:‘你们这个书借我看看’。就把那本书拿过来。‘李哥’:“你看嘛”

书里除了介绍他们的‘连锁事业’以外,全是充满成功、财富、信念之类的鼓动性很强的句子,有一部份是怎么应对各种各样的人的方法。翻完了大部份的内容,心底不由倒吸一口冷气:“这玩意,要是真掉进去了,按照他们书上的那些句子,那些洗脑的方法,比那个‘孙主管’讲的话诱惑力强十倍,一般人是不得不乖乖交上那8千8的。“你们这本书,要是真拿来做业务,可是很牛的哟,如果哪个业务或业务经理捧着这本书,他手下的业务员起码个个都你小狼一样嗷嗷叫。”这句话倒是真话,那本书洗脑的内容确实鼓动性很强。对正规公司业务经理的帮助应该是很大的。(在等火车的时间写的,在网上找了一下,比我写得好的太多,由于时间关系,我不想写了,决定用简短的语句结束)

因为我作了准备,他们跟踪过我,把我住的旅社也找到了,房间也找到了,服务员告诉我有人去拿过东西,只是由于我交待过,没有给他们拿走。

我是做业务的,想知道他们怎么教我卖出去,帮我卖出去那些衣服。于是把贵重东西都寄存在了一个地方,带着无关紧要的东西,决定接受他们的邀请,住入他们的地方。

打电话给'李哥'说想通了,要和他们一起住.他带我去的地方,不是中午吃饭的地方.是一个三轮车过来的,坐上了车,刚到那儿没多久的我也辨不清东西南北,那个地方的标志也没看清楚。一去,就有人给了个下马威,有一个黑帮老大一样的人,姓什么现在记不住了,好像是姓林吧,和前两天接触到的接待态度一百8十度大转弯,我以为他们会进行人身攻击,好汉不吃眼前亏,把所有东西都交给他们了,他们控制了我带去的所有东西,说是替我保管,手机也被他们保管了,我说在火车上弄丢了钱包,银行卡和身份证都丢了。他们吓唬我各种各样的后果.我终于明白了进入这种组织的人为什么没有报警,原来是无法报警,你连方位都说不清,手机不在手里,怎么报警?他们为什么不偷偷跑掉?手上一块钱也没有,连回家的火车票也买不起,怎么跑?

然后就是大家都知道的,规矩很多,威胁加利诱,上课(洗脑)加收买人心,他们可以帮你洗脚,帮你端马桶,也很关心你。里面有人唱红脸,有人唱白脸,还是原来的服装,化妆品,可是不再是那种说法了,他们的说法是要让你赚钱,成为家族伟人,成功,财富之类的,讲五级三阶,要你打电话给你的熟人,朋友,一马扛扁担(骗),把他们叫来,对找工作的和打工的人一般都是说工资高,也轻松。
我进的这个传销组织,受骗上当的都是大学生多,最少都大专文化的,刚毕业的最多。

那是一个三室一厅的房子,本来我进去之前,计划用配合,听话来麻痹管事的人,团结一些人,然后,集体把管事的人控制起来,强倒走的,进去两天后,觉得弄不清哪个人是怎么想的,不可能团结到人。又没有什么意思,抽了一个空,趁只有两人都在烤火打盹的时候,用姓林的点烟的打火机,把笔记本撕碎,点了他的床,又点了另一间屋子的床,大家都去两间烧床的房间救火,我从另一间房子三楼的窗户,顺着排水管,慢慢滑到楼下(俺天生胆大,又练过武,别的掉入传销的人不可模仿,免出意外)。直到我走出100多米,也没有人叫,估计他们也没有发现。实际上,不管你在什么地方,就算是监狱里,如果你想走,敢冒险,又有手段的话,没有走不掉的.传销的人不走,一是感到没办法走,二是想着走出去也没什么更好的去处,三是掉进了传销组织编织的财富梦想,总想着他们画的那张饼.想着升B,想着升A想着靠骗亲友,骗熟人来发财.所谓的洗脑,其本质就是激活人贪的本性.如果你明白他们的手法,也知道传销的本质,传销组织者也没有办法.他们既然骗你,又把你拉到火坑里,就不再是你的朋友,不再是你的亲人,跟传销者绝交就像跟吸毒者绝交一样,不要放不下情份,不能犹豫不决.放火下药扛闷棍,能破坏的尽量破坏,36计里用得着的尽管用,用不着对他们客气.36计里的孙宾被庞涓害了后,还手的时候也没有手软过.但是你要保证你能走掉.如果耍的手段不能保证你能走掉,那估计你会很惨.怎么样,俺像个间谍吧?哈哈
我到寄存东西的地方,拿了银行卡,买了手机,找到派出所, 告诉他们我的遭遇,他们先是不信,后来做了笔录,我要求他们跟着我去抓人,他们的一个领导说不便打草惊蛇,在我一再坚持下,后来又说抓来又能怎么样呢,关几天又放掉了,我没有真凭实据,他们也无可奈何。公安说传销归工商局管,最多算得上是经济犯罪,归经济侦查管。让我去找工商,说他们主管传销。问题是当时我能记东西的,能留做凭证的都被传销人员搜走了,或者不允许带。传销犯的法有:非法禁锢,故意伤害,绑架勒索,可是传销罪为什么那么轻?我至今弄不明白.看来传销害人,当地政府或管理机关保持观望、放任,是最大的原因。他们有不可推卸的责任。面对这种结局,我无语了。

我想着教训那个吓唬我的人一下,后来觉得不划算,加上也不想再花时间纠缠这个事,只买了一桶油漆,在那楼的大门上快速的写了几个大字,“三楼是传销害人窝点”.这至少能让警觉的他们搬家吧,其实,他们找不到我,按照惯例,就会搬家。如果离我在的地方近,或者我决定花时间来弄这件事的话,那些害我的人,一个也跑不掉。我离开了兴安,离开了桂林。

到现在我也弄不明白,为什么公安会不管传销。我想如果我开始报复以后,他们会管的吧。
这次较量,我输掉了几天的时间,一个准备丢掉的行李箱和衣服,一个价值两百块的手机。在这场只有两个敌对方的较量中,传销组织没有嬴,我输了。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太阳能发电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